“转债行情”爆发 基金最高收益超25%

时间:2019-10-14 

易妍君
上市公司“再融资”需求带动年内可转债发行数量及规模快速攀升,同时可转债市场也迎来了上涨行情。截至10月10日,今年以来,特发转债的涨幅已超过120%,此外,东音转债、凯龙转债等19只可转债的涨幅超过30%,涨幅超过20%的可转债则有22只。
在此背景下,今年前三季度,不少可转债基金收获颇丰,基本上包揽了债券型基金业绩TOP20榜单。Wind统计数据显示,截至9月30日,今年以来,业绩表现最好的债券型基金为南方希元可转债,净值增长率达到25.12%。
从中长期视角看,机构普遍看好可转债行情。对比海外的可转债市场可知,国内的可转债条款明显对投资者更加友好,但定价反而更低。“在过去是市场认为A股整体被高估、国内可转债小众市场的定位造成流动性折价、可转债标的整体基本面较差造成折价,但这些因素正在改善。”广发基金副总经理、广发聚鑫基金经理张芊在接受《中国经营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,A股估值在合理区间,可能出现结构性调整,但中长期看好,可转债市场继续扩容,流动性和基本面整体提升,市场发展的红利仍在释放,可转债会是中长期表现较好的一类资产。
供需两旺,可转债走势强于大盘
机构数据显示,截至目前,可转债市场约有4000亿的存量规模,而此前峰值也只有2000亿左右。有机构甚至预测,后续,大概有5000多亿的待发市场,未来一两年预计会有将近一万亿的市场。
行情方面,今年1~4月上旬,伴随A股回暖,可转债市场已经历过一波上涨行情,尤其是打新收益相当可观。不过,4月下旬之后,A股步入震荡调整阶段,新上市的可转债频频破发。直至下半年,可转债市场再次火爆起来。
据Wind统计数据,今年下半年上市的21只可转债中,仅有一只可转债在上市首日收盘时出现跌幅;而欧派转债在9月4日上市首日,收盘涨幅高达26.31%。同时,截至目前,今年年内发行的71只可转债中,只有5只可转债的价格跌破100元。
私募排排网基金经理夏风光向记者指出,从发行角度看,今年可转债市场的发行规模显著扩大,持续供应量增加,场内存量可转债规模处于历史峰值水平。从市场角度看,今年可转债走势明显强于大盘,6月份以来已经走出4个月的阳线,月均成交基本在1000亿元以上。总的来说,今年可转债供应量大,成交活跃,走势较强,呈现出“供需两旺”。
“可转债供应加大,有企业融资需求提升、扶持民企发展等多重原因,而可转债市场活跃,来自于规模扩大后机构投资者的介入增加。同期国债指数走势也出现明显上升,国内债券市场收益率降低,可转债市场对机构投资者的吸引力增加。”他进一步解释道。
中欧可转债A基金经理刘波谈到,今年以来转债资产整体表现较好,一方面受益于较好的金融市场环境,在经济缓慢下行过程中,温和的通胀和宽松的流动性让权益资产和债券资产均有所表现,转债资产兼顾权益和债券属性,二者相融攻守兼备;另一方面,从去年下半年以来,转债资产的估值水平在历史较低的区域震荡,我们把握住了此轮转债资产配置时间窗口,因此取得较好的收益。
加大配置,进行左侧交易
受益于股市和转债市场双重利好,近期可转债基金赚足了“眼球”。
据Wind统计数据,截至9月30日,今年前三季度,债券型基金的平均收益为4.23%。这其中,有12只可转债基金的收益率超过20%。与此同时,债券型基金业绩榜TOP20中,大部分为可转债基金。
具体来看,前三季度债券型基金收益率TOP5榜单中,有4只可转债基金,南方希元可转债、汇添富可转债A、中欧可转债A和博时转债增强A,其净值增长率分别为25.12%、24.40%、23.10%和22.90%。另外一只债券型基金广发聚鑫A的收益率也达到22.08%。
谈及取得较好业绩的原因,南方希元可转债基金经理刘文良表示,一方面是把握住了年初和6月中上旬两个低估值的时点,加大对股票和可转债的配置力度,一方面是把握住业绩这条主线,挖掘科技成长和消费领域业绩优异的标的获取超额收益。“不同市场环境下占优的可转债类型不尽相同,但有一点比较确定,估值便宜的可转债中长期表现是占优的,这种便宜可能来自转债价格接近债底,也可能是来自转股溢价率低且对应的正股便宜,而估值贵的转债短期可能有所表现,中长期大概率是跑输市场的。”他进一步解释称。
而对于管理可转债基金的经验,刘文良谈到,可转债的估值运行规律与股票有所不同,在估值贵的时候风险收益比会显著下降,在估值便宜的时候会具有涨跌的不对称性,即上涨的空间明显大于下跌的空间,这使得在股市还面临较大不确定性的时候,可转债具备了相对的确定性,于是可以加大配置力度,仓位策略就是重点去捕捉和把握这样的机会,同时基于流动性和冲击成本的考量,可转债往往需要左侧交易。
在个券策略方面,他坦言,可转债近200个发行主体基本上覆盖了A股的各个行业,但是样本量还是小于A股,有的行业龙头并不在可转债的样本里面,需要从行业或主题的视角去把握个券的机会,而非拘泥于有限的几个龙头标的。
刘波则表示,转债资产下跌时有“债性保护”,上涨时有“止盈功能”,风险收益特征介于股票和债券之间,属于适合绝对收益投资的一类资产。在转债投资过程中,可以将绝对收益作为长期投资目标,并通过合理策略控制短期回撤。
另外,值得一提的是,今年年内表现较好的其他债券型基金,也是因为精准把握住了节奏,借助可转债行情增厚了基金收益。以广发聚鑫A为例,其季报披露的持仓显示,该基金在今年年初就加大了转债的配置比例,今年一季度末和二季度末,该基金持有的可转债占基金资产净值的比例分别为48.01%和62.98%。
“可转债的波动较大,对基金经理的择时和择券能力都有较高的要求,要挑好的品种,还要在合适的时点买卖。”张芊说。
引入量化分析,增加收益
在机构人士看来,2018年以来可转债市场出现了很多积极的变化,A股上市公司对可转债融资方式的接受度明显提高,供给增加使得市场容量上升。同时,根据拟发行的情况来看,可转债市场的规模有望维持在几千亿的水平。
刘文良认为,供给弹性的增加有利于抑制估值的泡沫化,而估值波动的降低有利于市场稳定性和夏普比率的提高。从结构上来说,一方面可转债发行人的整体质地明显提高,此前发行转债的多数是过气公司或冷门公司,现在发行可转债的公司很多是今日明星或价值白马;另一方面可转债的类型更加多元化,偏债型转债的比例增加,偏股型、混合型、偏债型的比例更加均衡。
在刘文良看来,目前可转债市场的估值水平较6月中旬有所上升,但还没到偏贵的位置,下行的保护有所削弱,但向上的弹性依然较好,结合A股估值仍处于中偏低的水平,市场仍处于跟随权益市场震荡向上的过程中,主要抓住业绩确定性这条主线,去挖掘个券的超额收益。
刘波也谈到,当前的转债市场和以往相比,市场容量扩大,投资品种增加,品种间的分化也在拉大,对投资能力的要求明显提高,未来转债市场的超额收益会更加依赖于精细的基本面研究,寻找正股基本面良好的优质转债资产。
张芊表示,中长期看可转债市场整体向好,因此有必要维持较高的可转债配置比例,在转债定价偏低时择机增持,类似机会可能出现在股票市场震荡而可转债供给集中释放的时候。
“当前可转债已经有很大的择券空间,对行业和公司的基本面判断愈发成为获取超额收益的重点,在可转债投资中所占的比重也越来越高。同时可转债定价更加精细化,引入量化分析可以成为增加收益的手段。”她进一步说。
不过,也有机构对可转债市场持谨慎观点。博时转债增强债券基金经理邓欣雨提醒,可转债整体价格在抬升后并不低,在不低的价格和偏高的估值下,叠加当前权益市场预期并不明确,风险偏好已有下降,转债性价比一般,可转债市场可能进入高波动阶段,把握的难度在加大,对择时要求高。
他还谈到,配置层面,正股估值低位的银行转债仍有底仓配置价值,看长一点,则关注汽车、建筑建材等行业的左侧配置机会。对正股基本面放心的标的可利用系统性调整机会寻找介入点,另外从配置角度看,低价策略是值得重视的。
至于未来可转债市场可能面临的风险,张芊谈到,可转债发行人尚未出现债务违约的案例,今年低价转债普遍上涨后,市场对该风险的定价可能不充分,需要尤其注意有其他公开债务存续的发行人。
潜在的风险主要来自于难以预判的事件,比如中美贸易谈判的进程,比如供给冲击导致的猪价、油价共振带来的高通胀风险。刘文良进一步分析,“从事前的角度,我们主要通过资产价格蕴含了多少负面冲击的预期来防范风险,如果市场对于潜在风险已经有了比较充分的预期,资产价格比较便宜,操作上就相对乐观一点;如果市场对于潜在风险预期很低,稍有超预期的变化就会引发大的调整,那么操作上就谨慎一点。从事后的角度,应对比预判更重要,一旦出现超预期的事件,及时调整资产配置,做好应对。”